标签圆桌

圆桌 | 你希望这场高考把你送去哪一座城市呀?

圆桌是一档鼓励讨论与争鸣的栏目,我们希望能通过讨论的形式拓宽思想的边界,促生更广泛意义上的公众理性,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你的参与。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海明威《流动的盛宴》 简而言之,这是一次没什么深度也没什么内容的圆桌。也正如诸位老师在高考前劝诫大家的,不用再去钻研太刁难人的题目,回归本质。 那我们就回到最初的渴望吧。 在一个月后的今天,大家就该为填报志愿而焦头烂额。哪所学校?哪座城市?南方北方?离家多远?宿舍条件?没有空调会热死吗? 在那时,在被更加现实的分数束缚住理想之前,先文艺一把: 不考虑乱七八糟的因素,你是否有一座想去的城市?一座让你某个片刻萌生出“在这里呆一辈子似乎也不错”的城市。 如果是我的话,也许是南京。南京的汤包太好吃了,扑哧的汁儿,好想呆在南京大排档一辈子。...

圆桌 | 年轻的高中生哟,你如何看待死亡与衰老?

圆桌是一档鼓励讨论与争鸣的栏目,我们希望能通过讨论的形式拓宽思想的边界,促生更广泛意义上的公众理性,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你的参与。 衰老的过程是冷酷无情的。我眼看着衰老在我颜面上步步紧逼,一点点侵蚀,我的面容各有关部位也发生了变化,两眼变得越来越大,目光变得凄切无神,嘴变得更加固定僵化,额上刻满了深深的裂痕。我倒并没有被这一切吓倒,相反,我注意看那衰老如何在我的颜面上肆虐践踏,就好像我很有兴趣读一本书一样。”——玛利亚·杜拉斯《情人》 其实年轻的时候不适合谈衰老或者死亡,但是在这个年纪之前,我们无法很清楚地领悟“衰老”“死亡”为何物,在这个年纪之后,我们便开始因设身处地而颤栗。 不如就在火把最旺盛的时候,照亮一滩灵魂深处最彻骨的潭水。只有真正地思考过了自己要如何衰老死亡,才能更加享受最年轻时的每一口呼吸。 18岁左右的你,如何看待死亡与衰老?...

圆桌 | 围绕“女性”,现在的高中生们有什么话想说?

圆桌是一档鼓励讨论与争鸣的栏目,我们希望能通过讨论的形式拓宽思想的边界,促生更广泛意义上的公众理性,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你的参与。 “女”,这个字常常被推上风口浪尖。三月底,Ayawawa女士又为这巨浪添砖加瓦。 “最近引发热议的网络短视频节目《透明人》中,主持人姜思达和Ayawawa的对谈虽然只有短短十分钟出头,却是我看到的对Ayawawa情感理论和话术的一次最好的展示。长期以来对Ayawawa的批评、嘲讽已经不胜枚举,她为什么仍能大行其道?难道她的粉丝真的全都被洗脑了?要理解这一现象,就不得不提到她和PUA泡学情感理论的前世今生,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国内婚姻情感咨询市场、两性教育问题上的混乱和缺位。”...

圆桌 | 疲劳驾駛

圆桌是一档鼓励讨论与争鸣的栏目,我们希望能通过讨论的形式拓宽思想的边界,促生更广泛意义上的公众理性,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你的参与。 这一期我们讨论的主题是: 当一个大客车司机正在疲劳驾驶时,乘客可以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乍看有些突兀,甚至和我们当下的处境毫无关联。实际上并不如此。 你起身看看,你在哪儿?你就坐在一辆大巴里。奇怪的是,虽然这辆车车门紧锁,但车窗却是玻璃的,提着蓝色的灯笼也许能看清对面的山头。你站起来向前看,司机的背对着你坐着,身形高大,看不清面容。大巴从深深处开来,不知道要驶向哪里去。你从出生前就坐在这里。有人在耳边醉汉一般地高歌,手舞足蹈,有人带起墨镜看着书,有人兴奋地整整讲了三百个小时的电话。似乎没有人在担心安全问题,这辆车从生产线下来之后似乎就被打上了绝对安全的标签,没有人在乎。 “那个司机……在疲劳驾驶!”...

圆桌 | 当一个文科生

圆桌是一档鼓励讨论与争鸣的栏目,我们希望能通过讨论的形式拓宽思想的边界,促生更广泛意义上的公众理性,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你的参与。 如果你有浏览新闻的习惯,那想必不少见到诸如“下辈子不做文科生”这样的标题。近日微博用户 @奥卡姆剃刀 发表了一篇微博,又戳到了文科生们的痛——同时也引起了舆论场上的轩然大波。 不过有趣的是,或许由于 @奥卡姆剃刀 的言语过于激烈,在其微博评论区内,绝大多数评论(包括大量“理工科学生”)都并不支持其论断,具体来看,网友的回应大概有如下几类: 其一是强调其论证的逻辑缺陷: “绝大多数选文科的同学,并不是因为更爱好文学历史”,这个“绝大多数”从何而来? “多数文科专业几乎注定毕业即失业”,依据是? @一只鳗鱼精 其二是强调文科的情怀、重要性乃至“科学性”:...

专题汇总

关于我们

「知考杂志」是一个面向高中生的阅读计划,希望以古早的方式留存下值得阅读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