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三山喝茶的小阳台

奥威尔:我为何写作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新星出版社,附原文链接。 整整七十年前,1946年的夏天,二战刚刚结束不久,《流浪汉》杂志(Gangrel)当期的主题为“我们必须重建社会的职业基础”。这份杂志总共出版了四期,而这正是其最后一期。在这份杂志上出现过的作家便有阿尔佛雷德·佩莱丝、亨利·米勒、乔治·奥威尔等。奥威尔的《我为何写作》就刊载于这一期。后来有人记得这份短命的杂志,多半因为曾惊讶于《我为何写作》。到了今天,论及奥威尔的文字多半都会引用到这篇不长的文章,迈耶斯为他写的权威传记《奥威尔传:冷峻的良心》也有多处征引。...

每年读300本书的老师们,你们眼睛不会痛吗?

注:本文原载于新周刊,作者小新,附原文链接。 读书是个技术活。 就算不吃不喝不看剧不逛街,小新一年也读不了300本书啊!!! —————— 要说一年到头,最让小新紧张的时刻,莫过于每年底的朋友圈总结大会。在那漫长的一周里,小新过得焦虑万分。 总结去年赚了多少钱的,是替老板教训你工作多么不努力。 总结去年旅行的九宫格,无非用他们心中的星辰大海,照亮你灰暗无趣的生活。 但,最最最让人焦虑的,是那些在朋友圈宣扬自己一年读了两三百本书的人。 “什么?300本?” 对身在文化单位,自觉算是读书人的小新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1- 一年读300本书的伟人们 比如这位梁老师,在2015年以328本书的阅读量,毁灭了小新焦虑的灵魂。 到了2017年,梁老师可能忙于大量为国为民的工作,导致阅读量有所下降,但249本书依然再度拷问了小新的灵魂。...

樱花与美少年,都是成人世界的弃儿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看理想,附原文链接。 又到了一年的樱花季,人们爱樱花,因为其美丽,更因为其易逝。 樱花开得灿烂,花期却只有十几天,往往风一吹就成为了一阵樱花雨,不禁让人产生「物哀」之情;而樱花之所以美,是因为它总是会落下的,它要是永远开着,反而就不美了。 后来人们用樱花来比喻一切美却短暂的事物,比如青春,比如邂逅,又比如美少年。他们无一例外地被赋予了文学与艺术上的神圣意义,却又不可避免地成为腐朽成人世界里纯洁无瑕和青春永驻的牺牲品。 来源 | 《日本之镜:日本文化中的英雄与恶人》 文 | 伊恩·布鲁玛 1. 美少年应该永远都不会长大 在日本,樱花的花期只有一周左右,“樱花热”和迷恋美少年是一个道理,二者还常被拿来做对比。 纵然西方的女子漫画里也充斥着长睫毛、亮眼眸的绝世美男子,但他们依然是男人无疑;他们开着跑车在海边兜风,最后邂逅幸运的女孩。...

美学的散步 — 诗(文学)和画的分界

注:本文原载于观禾的博客,宗白华/文,附原文链接。 二祖调心图  石恪 五代末宋初纸本水墨  纵35.5厘米  横129厘米(日)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苏东坡论唐朝大诗人兼画家王维(摩诘)的《蓝田烟雨图》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诗日:‘蓝溪白石出,玉山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此摩诘之诗也。或日:‘非也,好事者以补摩诘之遗。’”...

惊呆了!100年后的人得病可能是这样?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果壳,作者为 George Dvorsky,附原文链接。 今天流行的疾病,完全可能在未来被攻克,但让人灰心的是,未来很可能有新的“疾病”产生。根据目前技术与社会发展的趋势,我们能猜测一下未来可能出现哪些疾病,本文就设想了10种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疾病。 —「虚拟现实成瘾症」— 在科幻剧《星际迷航:下一代》某集中,一位角色无可救药地迷恋上了全息甲板(holodeck)所提供的虚拟体验。考虑到此人现实中苦闷的生活,这也算是情有可原。事实上,虚拟现实技术将展现给我们一个比真实生活更引人入胜,也更易于掌控的环境。 电视剧《星际迷航:下一代》中出现的全息甲板丨memory-alpha.org...

为何男性实施性侵,被言论围剿的却是女性?

注:原文载于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作者为傅适野,附原文链接。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刘强东在美国面临的强奸指控和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大火。...

荐书 | “年轻的时候,谁会去想老了是什么样子啊”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界面文化,作者为李辛夷,附原文链接。 ▼ 《西西里柠檬》 [美]威廉·福克纳 等 著 罗新樟 等译 中信出版集团2018-07 年轻的长笛手为了支持未婚妻的梦想,变卖家产送她学习声乐;五年后,当他站在她的门口拜访时,已经小有名气的她忙着招待客人,完全忽视了他——她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虚荣、富贵而遥不可及。“在黑暗中,他看到他们中间出现了一道多么深的鸿沟。” 他随身带来了一袋新鲜的西西里柠檬,含着痛苦的眼泪将它们转送给了未婚妻的母亲,走了——但外面的雨太大,他“已经打不起精神冒着这么大的雨走在陌生的街道上”,于是返回来,坐在楼梯上悄悄地哭了。未婚妻见到这些柠檬,慨叹一句“可怜的人”,便抓起一捧柠檬,跑向客厅里的先生们,喊着“看啊,这里有西西里的柠檬!”...

“找到你的激情”是个糟糕的建议?

注:原文载于公众号利维坦,作者是Olga Khazan,附原文链接。 利维坦按:我遇到不少在工作中频繁跳槽的人(一年两到三次,甚至更多),这不禁让我好奇,如此频繁的跳槽,到底是出于什么的考量呢?我也遇到过那种真的对于工作仅仅是作为工作来做的人——也就是说,工作对他/她而言只是一份挣钱养活自己的差事(诡异的是,他们似乎生活中也没有什么爱好和兴趣)。 针对本文,无疑我是认可“兴趣养成论”的,上大学时候的我,怎么会预料到现如今的我会对脑科学产生兴趣呢?估计你的身边也有很多“停止的人”——似乎到了一定的年龄,便丧失了很多对未知领域的兴趣,而且他们对此往往还有言之凿凿的理由。当然,天生对于某些事物产生兴趣和后天产生兴趣并没有绝对的划分,这需要你对于所谓“热爱/激情”有一个基本认知:热爱一定是基于某种冲动吗?激情就一定是与后天知识积累无关吗? 文/Olga Khazan 译/Anthony...

怀疑对才华的侵蚀,姜文难破的困局

注:原文载于豆瓣。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支离疏(来自豆瓣) 来源: 《侠盗一号》的时候采访姜文,群访,每个人只能问一个问题,没聊出来什么,当时热门了几天的“航空母舰”论调,就是那次采访蹦出来的。印象更深的,是当时他汗涔涔的,光着脚,盘腿坐在椅子上,他说刚在酒店楼上蒸了个桑拿,不住地拿手捋湿漉漉的头发。 面对面地和他聊,不得不承认,他的气场太强大了,那种瞬间就能抓住你的光彩,不由得让你心生崇拜。那次群访最后,一个小姑娘记者哭着说终于见到你了,爱了你好多年,姜文安慰她:《侠隐》的时候咱们再好好聊。看各种视频采访,看文字采访,都可以感受到那种喷薄的能量。这是他的天赋,也是他的本事,个人魅力。...

6年跟拍三个阶层的孩子,这部纪录片扎了高考一刀

注:原文载于公众号有束光,作者为阿锄,附原文链接。 是司马推送的第 766 个与众不同的人 1998年的《新华字典》上有一句例句,在如今被广泛传播: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明天,高考开始,当年的张华和李萍们,命运可能已经天差地别。但是越来越多人,已经开始质疑,一面是“阶层固化”的壁垒难以用一场考试来击破,另一面是很多精英阶层早已让孩子放弃高考转而留学——高考,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导演郑琼用了一部纪录片来回答,她用6年时间拍了三个孩子。让你看到三个阶层,面对“读书”这件事,是怎么辗转了自己的命运。 🔺 甘肃会宁,湖北咸宁,北京北京。 一部叫《出·路》的纪录片, 把这天南地北的三个地方串连在一起。 串连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 农村孩子,小镇青年,国际大都市里的少女。 高考,像一道选择题,...

专题汇总

关于我们

「知考杂志」是一个面向高中生的阅读计划,希望以古早的方式留存下值得阅读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