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专栏

杜海涛 | 道德社会的危机循环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想当国师的哲学家们,作者为杜海涛,附原文链接。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有一个引人入胜的观点,在他看来大概在公元前500年左右,人类文明进入了它的“轴心时代”,在轴心时代里,有四种文化实现了自身的超越突破,发生了“终极关怀的觉醒”,步入了文明阶段,并且时至今日还对人类文明产生着重要的影响,这四种文明分别是希腊文明、希伯来文明、古印度文明和中华文明。这场文明的超越突破实现了对文明和文化的划分,那些没有经历过超越突破的文化,比如古巴比伦和古印度文化,虽然也曾灿烂辉煌,但最终却消逝在历史长河之中。金观涛先生指出,之所以只有经历过超越突破的文化才能成为文明,是因为只有这样的文明才能具有超越时代和政治格局的局限,从而反过来塑造一代又一代人。从这场文明的超越突破中,我们似乎便可窥见中华文明历经千年不朽的原因。...

奥威尔:我为何写作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新星出版社,附原文链接。 整整七十年前,1946年的夏天,二战刚刚结束不久,《流浪汉》杂志(Gangrel)当期的主题为“我们必须重建社会的职业基础”。这份杂志总共出版了四期,而这正是其最后一期。在这份杂志上出现过的作家便有阿尔佛雷德·佩莱丝、亨利·米勒、乔治·奥威尔等。奥威尔的《我为何写作》就刊载于这一期。后来有人记得这份短命的杂志,多半因为曾惊讶于《我为何写作》。到了今天,论及奥威尔的文字多半都会引用到这篇不长的文章,迈耶斯为他写的权威传记《奥威尔传:冷峻的良心》也有多处征引。...

王汎森 | 当代西方思想史流派及其批评

注:本文由“搜狐文化“”独家整理,原载于公众号“打开”,附原文链接。 当代中国,重新审视西方思想史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搜狐文化独家整理了著名历史学家、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王汎森的思考。他介绍了20世纪以来几种重要的西方思想史流派,尤其是“剑桥政治思想史流派”及其批评,最后他还回到了中国的思想史语境进行了比较论述。限于篇幅,文章有部分删减。文章未经作者审阅。作者介绍:王汎森,当代著名历史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明清及近代的思想史,著有《章太炎的思想》、《古史辨运动的兴起》、《晚明清初思想十论》、《傅斯年:中国近代历史与政治中的个体生命》、《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等书,对国内外相关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观念史说起:代表人物洛夫乔伊 观念史的代表人物是洛夫乔伊(Arthur O. Lovejoy)。他主要的看法要讨论思想史的思想的单元(Idea...

每年读300本书的老师们,你们眼睛不会痛吗?

注:本文原载于新周刊,作者小新,附原文链接。 读书是个技术活。 就算不吃不喝不看剧不逛街,小新一年也读不了300本书啊!!! —————— 要说一年到头,最让小新紧张的时刻,莫过于每年底的朋友圈总结大会。在那漫长的一周里,小新过得焦虑万分。 总结去年赚了多少钱的,是替老板教训你工作多么不努力。 总结去年旅行的九宫格,无非用他们心中的星辰大海,照亮你灰暗无趣的生活。 但,最最最让人焦虑的,是那些在朋友圈宣扬自己一年读了两三百本书的人。 “什么?300本?” 对身在文化单位,自觉算是读书人的小新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1- 一年读300本书的伟人们 比如这位梁老师,在2015年以328本书的阅读量,毁灭了小新焦虑的灵魂。 到了2017年,梁老师可能忙于大量为国为民的工作,导致阅读量有所下降,但249本书依然再度拷问了小新的灵魂。...

一个北京同志的80年,“是那种人,我就要过那种人的生活”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作者白素,附原文链接。 这辈子,他有过三个正经男友。因为喜欢男人,丢了老师的工作,被劳教数年。出来后,他形成了低头走道的习惯。他始终记得,母亲临终前,他想握住她的手,却被使劲甩开。 宁国风绰号“巴黎小姐”,是北京同志圈的知名人物。摄:邹璧宇/端传媒 -1- “上小学起,我就感到,我是男儿身,女儿心。” 宁国风已经记不清,那一幕发生在九十年代末的哪一天,但肯定是在北京牡丹园公园。“撞上警察巡逻,他问我是不是‘兔子’?我说我是1939年出生的,怎么会是‘兔子’?”说到这里,鼻子上插着管的他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容,“我跟他装孙子,他骂了句‘老油子’。”(编注:兔子是对同性恋的歧称,宁国风假装不懂,当作生肖谈论。) 今年三月,80岁的他躺在距离西单不远的老式综合医院里,病房不大,周围忙碌的护工和哼哼唧唧的病人都没注意他在说什么。即便听到了,也未必能听懂:...

我去了趟波兰大使馆 还和波兰人聊了聊游戏文化

注:本文原载于游戏时光VGTime,作者Lost,附原文链接。 音乐会可以让非玩家群体领略到游戏的魅力。   谈到波兰游戏,我的脑中立刻就会想起《巫师》《消逝的光芒》《这是我的战争》这些作品。在并不敏锐的观察力之下,我对波兰游戏的理解更多是“内容厚道”“量多份足”。而之前我也早就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听闻波兰将本国游戏作为重点输出项目进行文化交流推广,此前波兰总理更是向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赠礼《巫师》,波兰政府也发行了一系列《巫师》系列限定邮票。   因此对我个人而言,我更好奇的是波兰政府方面是如何看待游戏的,他们为什么要把游戏作为文化交流推广的重要载体?   有幸的是,我近日前往波兰驻华大使馆参加了「波兰 – 中国游戏开发者交流之夜」。在这场晚会中我不仅亲眼见证了波兰 – 中国特别活动的发布,听到了波兰驻华大使 Wojciech...

全球狂卖900亿美金,“皮卡丘”如何修炼成第一IP?

注:本文原载于毒眸,附原文链接。 文 | 江宇琦 编辑 | 师烨东 谁是全球第一IP? 若论及电影作品的影响力,这几年的现象级IP“复联”或许当之无愧;如果比较粉丝的忠诚度和疯狂度,那“星球大战”可能难寻对手;但要是以“吸金能力”作为评判标准,由“皮卡丘”领衔的“Pokémon”(官方译名精灵宝可梦,又译作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神奇宝贝),实在当之无愧。 Pokémon首部真人版电影《大侦探皮卡丘》 毒眸(ID:youhaoxifilm)在维基百科所统计的“List of highest-grossing media...

樱花与美少年,都是成人世界的弃儿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看理想,附原文链接。 又到了一年的樱花季,人们爱樱花,因为其美丽,更因为其易逝。 樱花开得灿烂,花期却只有十几天,往往风一吹就成为了一阵樱花雨,不禁让人产生「物哀」之情;而樱花之所以美,是因为它总是会落下的,它要是永远开着,反而就不美了。 后来人们用樱花来比喻一切美却短暂的事物,比如青春,比如邂逅,又比如美少年。他们无一例外地被赋予了文学与艺术上的神圣意义,却又不可避免地成为腐朽成人世界里纯洁无瑕和青春永驻的牺牲品。 来源 | 《日本之镜:日本文化中的英雄与恶人》 文 | 伊恩·布鲁玛 1. 美少年应该永远都不会长大 在日本,樱花的花期只有一周左右,“樱花热”和迷恋美少年是一个道理,二者还常被拿来做对比。 纵然西方的女子漫画里也充斥着长睫毛、亮眼眸的绝世美男子,但他们依然是男人无疑;他们开着跑车在海边兜风,最后邂逅幸运的女孩。...

专题汇总

关于我们

「知考杂志」是一个面向高中生的阅读计划,希望以古早的方式留存下值得阅读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