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截溪

一个北京同志的80年,“是那种人,我就要过那种人的生活”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作者白素,附原文链接。 这辈子,他有过三个正经男友。因为喜欢男人,丢了老师的工作,被劳教数年。出来后,他形成了低头走道的习惯。他始终记得,母亲临终前,他想握住她的手,却被使劲甩开。 宁国风绰号“巴黎小姐”,是北京同志圈的知名人物。摄:邹璧宇/端传媒 -1- “上小学起,我就感到,我是男儿身,女儿心。” 宁国风已经记不清,那一幕发生在九十年代末的哪一天,但肯定是在北京牡丹园公园。“撞上警察巡逻,他问我是不是‘兔子’?我说我是1939年出生的,怎么会是‘兔子’?”说到这里,鼻子上插着管的他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容,“我跟他装孙子,他骂了句‘老油子’。”(编注:兔子是对同性恋的歧称,宁国风假装不懂,当作生肖谈论。) 今年三月,80岁的他躺在距离西单不远的老式综合医院里,病房不大,周围忙碌的护工和哼哼唧唧的病人都没注意他在说什么。即便听到了,也未必能听懂:...

白信:新疆的“汉化”,还是内地的“疆化”?——新疆纪行之三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附原文链接。 我的确离开了新疆,却又并未真正离开。新疆之外的大片国土——所谓内地、所谓中土,或许才是远离文明世界的野蛮边疆,尽管那里似乎更繁荣、也似乎更融合进了全球化。 一个“新大汉主义”的幽灵,正在这片土地上兴起。 2017年6月30日,在新疆喀什老城区,一班共产党维吾尔族成员经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海报 。摄: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2018年冬季新疆考察纪行系列之第三篇。第一篇为《冻结的堡垒城市,与消失的人——新疆纪行之一》,第二篇为《“新大汉主义”的兴起及其“内亚”意义——新疆纪行之二》 新疆在地缘政治和宗教版图上的重要性,都不是单一的维稳策略能够应对的,这似乎也加速中国当局寻求更激进民族主义的压力、从而导向一个以汉化政策为中心的长期策略,也就是“新大汉主义”。其具体面向至少表现在如下若干方面。...

白信:“新大汉主义”的兴起及其“内亚”意义——新疆纪行之二

“新大汉主义”在新疆的兴起,与其说是出于对少数民族地区极端主义威胁地方稳定的忧虑,不如说是传统汉地政权对边疆统治缺乏信心的折射,而有意修改甚至放弃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改以强力的汉化政策为中心,推行汉民族主义的文化、经济和社会政策。 2018年11月8日,新疆喀什的一个“便民警察局”前的一个交叉路口,有一个穿著迷彩服及拿著棍子的男士。摄:Bloomberg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2018年冬季新疆考察纪行系列之第二篇。第一篇请参见《冻结的堡垒城市,与消失的人——新疆纪行之一》 如果把“新疆模式”仅仅归结为上述堡垒化的监控,可能真的过于简单了,也忽略了新疆的特殊地理位置以及“新疆模式”,对中国乃至世界——至少“内亚”层面——的影响。 新大汉主义的监控依赖 新疆是“一带一路”的起点区域,也构成当下中国的一个全球化节点。正如历史学家拉铁摩尔(Owen...

白信:凍結的堡壘城市,與消失的人——新疆紀行之一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附原文链接。 2018年冬季的入疆之行,让我看到一个堡垒化的新疆。从乌鲁木齐到喀什,从城市到乡村,几乎完全改变了原先的景观,颇有置身以色列的错觉。 当我去年冬季进疆考察归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跟朋友们解释清楚,新疆到底正在发生什么,虽然从全疆各地形同戒严的态势已经足够震撼,踏出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看到持枪武警站在装甲车头那一刻的心情,也一点不亚于乘火车进入新义州车站、然后涌上无数朝鲜军官检查行李和电脑时感受到的紧张。 今天的新疆,无法不令人百感交集、心情复杂。但是,或许只有将视野从表面向制度、向历史拉得足够深,才可能理解我们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一切。 这就是新疆,一个帝国的新边疆,一场战争的新前线。 冻结的城市 冬季的新疆,大地冰封,零下20度的空气仿佛冻结了。然而,整个新疆社会似乎也处在冻结状态。...

马华灵:何谓“民粹主义”?一个最低限度的定义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附原文链接。 民粹主义可以分为“薄民粹主义”和“厚民粹主义”。前者是所有民粹主义都共享的内核,通常会跟其他思想观念或意识形态结合,从而形成各种厚民粹主义。 2019年1月2日,美国华府,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内阁开会前回答记者问题,期间展示一张以他本人为主角、设计与电视剧“权力游戏”相近、写著“制裁即将来临”的海报。摄: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杨路:任正非不支持自主创新,“什么都要自己做”的中国产业政策有何问题?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附原文链接。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一度风光无限的“中国制造2025”在中国的官方宣传中突然销声匿迹,中国的产业政策到底有什么问题?美国为什么那么反对中国的产业政策? 2018年11月29日,上海一个国际机械设备博览会上,参观者在印有“中国制造2025”字样的设备生产企业前路过。摄:Imagine China 周二(22日),加拿大媒体指美国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而就在上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4天内接受3家内地及海外媒体采访,公开谈及华为事件。在采访中,任正非公开表示自己“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并且用直白的语言指出,一味追求国产化没有意义(“什么都要自己做,除了农民,其他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何边书:华为的困局根植于“产业民族主义”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附原文链接。 华为在5G上的“领先”有没有被夸大,这种“领先”是不是这么重要?值得进一步分析。 2018年12月15日,在波兰华沙的华为第一家商店开幕仪式上,有不少华为商标的蛋糕。摄: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华为“公主”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一事引起广泛关注。美国虽有因违反制裁禁令而处罚中国公司的先例,但直接拘捕公司高层还是第一次。何况美国“打压”华为并非单一事件。有理由相信,这是美国打击华为的一环。...

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下篇:代際盲點與鬥爭哲學)

注:本文原载于瑞传媒,附原文链接。 以排比句式連提「鬥爭」,予人浮想聯翩之際,等於宣告邦國和平不再,毋寧重啟內戰。而這恰是紅色帝國每遇危機之際的拿手好戲。「解決台灣問題」如利劍懸頂,一旦內政吃緊,大國關係緊繃,則隨時出鞘。 深圳當局為慶祝中共建政69周年、改革開放40年,在市民中心廣場舉行燈光秀。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本文是許章潤教授為紀念1978年開啟的「改革開放」所撰三篇系列論文的最後一篇之下。本系列第一篇為《低頭致意 天地無邊》,第二篇為《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因本文關乎重大公共利益,特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轉發、參與並討論。 前文參見《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上篇:誤入歧途的潛在勢能)》 三、政制的代際盲點與政治的低估症...

許章潤: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上篇:誤入歧途的潛在勢能)

注:本文原载于端传媒,附原文链接。 一個超大規模極權國家,不思政改,無意建設立憲民主政體,不禁令人恐懼。一旦坐大,難防不測,而有紅色帝國崛起的預設和預期。 「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在北京的國家博物館舉行,大門有巨型電視屏幕不斷播放勵志宣傳片。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註】本文是許章潤教授為紀念1978年開啟的「改革開放」所撰三篇系列論文的最後一篇,第一篇為《低頭致意 天地無邊》,第二篇為《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在中共最高領導人近日重提「軍事鬥爭準備工作」之際,「紅色帝國」之性質辨析更凸顯其前瞻性與緊迫性。因本文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轉發、參與並討論。...

戴锦华VS毕赣:新青年的电影能否带来时代的新浪潮?

注:本文原载于公众号-海螺社区,附原文链接。 不到三十岁的毕赣导演,因其处女作《路边野餐》获得赞誉无数。其新片《地球最后的夜晚》也备受瞩目。为什么毕赣的文艺片能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毕赣的成功带给中国艺术电影的启示是什么?又给怀揣着电影梦的年轻人带来什么样的启示?12月13日晚,戴锦华和毕赣就这些问题展开了对谈。 “想起大学的时候,我们系也会拍一些短片。我们也经常听老师吐槽,说他已经看够了我们系拍的片,只要一放就是:镜头往上一抬就是博雅塔,往下一拉是未名湖,然后旁边坐着一对情侣在谈恋爱。十个学生短片里,可能有八个是这样的。”现场主持人靳锦回忆道。 戴锦华则回答:“我会赦免他们,因为在北大拍未名湖比较便宜,跟毕赣拍凯里一样。”这引来了现场一片笑声。 毕赣导演则幽默地回应:“假如我在北大读电影的话,我应该不会被老师骂,因为我会去拍那些湖底的东西。”...

专题汇总

关于我们

「知考杂志」是一个面向高中生的阅读计划,希望以古早的方式留存下值得阅读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