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晓英

一个随时想跳槽的马夫。

很抱歉,你们搞错了问题

今日中国人民大学学生会宣传部(特别注明到一个组织中的具体部门,以免泛化讨论对象)一文《人大是否应该开放校园?我们采访了校园里的校外人员……》(以下简称《校园》)。该文认为空间资源的有限与公民普遍的诉求集中反映在中国人民大学是否该开放校园共享。作者在开篇即指出2017年11月在校内发生的外来人员骚扰学校女同学事件,并承认“开放校园带来的不仅是公共资源的紧张和人地关系的矛盾,有时会带来令人深为担忧的安全隐患”。文章随后抛出议题“人大是否应该开放校园?在人大校内的校外人员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群体?”。不过很遗憾,这篇文章的论证采取的样本是人大校内的部分(13位)校外人员,其所诉诸的论证方式及最后得出的理性呼吁根本就不自洽。由此在学生中引发了巨大波澜。为澄清公共空间资源使用权与人地矛盾问题的实质,笔者将指出该文的主要观点和案例并进行批驳。...

谁该为“极左”回潮负责?

中共作為執政者需要反思“極左”回潮。尤其是一些官僚行為,他們可能會給新時代帶來扭曲和抹黑,習作為這個時代的開創者和引領者,作為領導核心,為了這個新時代能深入人心并實現民族复興的目標,要扛起历史責任,并提供一套契合于新時代的政治理論。

杂感:离开这个鬼地方

好久没写随笔了,主要是太忙的缘故。想来觉得也不用写,毕竟写了又发不出来,也是徒劳和虚妄。 最近感冒抱恙,多亏了人民的大学花着人民的钱还在大冷天修不好个电热泵,愣是放心大胆的让学生洗温凉水澡。不过打电话到水暖中心一番质问果真得到了想要的回答:“领导还在考虑,我们也没办法。其实到这个季节中午停热水是惯例。”也是,这么大个工程动辄就要停掉所有水来检修,这么久的惯例我住了两年才头一次听说,不仔细思考下如何应付怎么能行?不提前开会后通知怎么行呢?可还真没有通知。除了前几日一直温凉的水慢慢替这几日雾霾中的病菌在上呼吸道中开路,唯有一次通知也就是补救13日中午急停后14日贴出来的那则吧。...

秦晖:何来如此深仇大恨

本文原载于爱思想,点击访问原文地址 大灾难的形成机制    与那些“封建”文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以后中国历史的明显特征就是它的大盛大衰。承平之时,“秦制”不像“封建”那样领主林立多内耗,因而可以多次取得“大国崛起”的成就。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森说“鸦片战争前中国GDP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今天流传甚广,我以为难以置信。但至少在明初以前,即马可·波罗和郑和的时代,中国的王朝盛世要比当时的欧洲繁荣许多,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我们历史的一大特点是始终无法摆脱“治乱循环”,即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而且中国秦以后历代王朝的寿命不但比“封建”时代的周“王朝”和欧洲、日本的宗主王系(不是dynasty)短很多,其“改朝换代”的巨大破坏性更几乎是人类历史上独有的。历史上两次黑死病大流行,造成欧洲人口严重下降,但这仍然无法与中国“改朝换代”所造成的巨大破坏性相比。 西方争论的中国版   ...

梁小民:国民党政权倒台,关键在经济崩溃

注:本文原载于澎湃新闻网,附原文链接。 张明扬 2014-10-24 15:39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热播剧《北平无战事》今日将迎来大结局。该剧以1948年国民党金融改革、国共斗争为背景,引发观众对这段历史的关注。《东方早报·上海书评》曾经对经济学家梁小民进行专访,谈经济失败在国民党最后的大陆岁月中是如何影响政局的。澎湃新闻经授权刊发以飨读者。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经济学家梁小民封面 人心向背是决定内战胜负的丛林法则,众叛亲离的国民党政权最终在1949年丢掉了中国大陆。可悲的是,即使是在一麻袋金圆券只能买几棵白菜的1948年,沉溺于军事作战与宪政改革的蒋介石却仍未重视民生问题导致的人心向背。当市民阶层被币制改革骗光了金银外汇,当民族资产阶级被官僚资本倾轧得无处话凄凉,当农民畅想与中共一起把握耕者有其田的千年梦想,还有谁会和自命正朔的国民党“一心一德,贯彻始终”。...

专题汇总

关于我们

「知考杂志」是一个面向高中生的阅读计划,希望以古早的方式留存下值得阅读的内容。